時尚愉虐:從魏斯伍德到瑪丹娜的後現代愉虐美學

文/施舜翔

katy-perry-and-madonna-by-steven-klein-for-v-magazine-89-summer-2014-3

1990年,流行樂天后瑪丹娜(Madonna)以一支驚世駭俗的音樂錄影帶〈辯護我的愛〉(Justify My Love),掀起美國社會一片性恐慌,遭到禁播。在這支充滿黑色電影(film noir)風格的音樂錄影帶中,瑪丹娜以旅行者的身分走入一間旅館,卻也意外走入一個禁忌情慾的地下世界。皮繩愉虐,變裝扮相,性別與情慾在這個地下世界中被徹底解構與排列組合。這支當初被禁播的音樂錄影帶卻也成為後來女性主義與文化研究學者最熱烈討論的一部瑪丹娜作品,究竟這支音樂錄影帶如何呼應了九〇年代風起雲湧的後現代/後結構女性主義(postmodern/ post-structuralist feminism)?

二十年後,女神卡卡(Lady Gaga)以〈電話〉(Telephone)與〈亞歷山卓〉(Alejandro)兩支作品,左邊呈現一個監獄中的女同性戀酷兒世界,右邊則以施虐女王之姿,率領男同性戀進行皮繩愉虐革命。女神卡卡音樂錄影帶中的酷兒場景如何回應八〇年代女性主義性論戰中的皮繩愉虐情慾之爭?又如何啟發了酷兒理論家哈伯斯坦(Jack Halberstam),寫出知名的理論作品《卡卡女性主義》(Gaga Feminism: Sex, Gender, and the End of Normal)?

繼續閱讀

和服中國:華語音樂錄影帶中的混種服飾與中國想像

文/黃璿璋

HIW_3616_9_2-拷貝

自2011年《後宮》的電視劇播映以來,劇中人物身上珠翠羅綺、卻又極具歷史考究的清宮服飾受到了觀眾的一致好評。高彥頤(Dorothy Ko)曾在《灰姑娘的姊姊:再探纏足歷史》(Cinderella’s Sisters: A Revisionist History of Footbinding)一書中,借用透納(Bryan S. Turner)的人類學觀念,指出中國女性服飾具有高度的社會肌膚(social skin)功能。《後宮甄嬛傳》在服飾與髮飾變化之間,也緊密扣合劇中人物的階級與心境轉換。人物與衣物的精準詮釋,也讓後出的電視劇如《大秦帝國之縱橫》等皆以「純正」為號召,以史籍來「剪裁」自身。

服飾靠不靠譜,也就成為辨別劇種高下的其中一把尺,即便《武媚娘傳奇》「波濤洶湧」,但因劇中服飾「與歷史一點關係也沒有」、「只是有些相似」等,也成為令人詬病之處。此類對歷史唯物論的考據癖,對外宣傳一律名為「對歷史的尊重」,彷彿不斷宣告中國正統歷史的精緻與悠久。這種向後看的想像與時間觀,不僅是戲劇裡中國女人個體的焦慮,也是中國集體文化的再現焦慮,此種焦慮與服飾緊密縫合,如同高彥頤指出:「沒有時尚她就不在。」(without fashion she was nothing)

繼續閱讀

時尚明星博物館:蒂妲史雲頓身體中的時尚明星與歷史檔案

文/林政憲

Tilda-Swinton-for-Eternity-at-Ecole-des-Beaux-Arts-in-Paris-1

在《身穿夢想:時尚和現代性》(Adorned in Dreams: Fashion and Modernity)中,威爾森(Elizabeth Wilson)將參觀時尚博物館描述為活人走訪死亡世界的體驗。威爾森認為陳列在半透明玻璃櫃內的服飾和觀者構成一個詭異(uncanny)的對比;人們透過展示的衣物得知逝者過去身穿它時發生的故事及歷史。這是經由衣物發展出的一段讓生者和逝者有所接觸的觀看關係,而衣物在其中扮演的媒介角色更展現出其超越穿衣者的生命力。

知名電影明星蒂妲史雲頓(Tilda Swinton)和法國時尚博物館策展人奧立維埃賽拉德(Olivier Saillard)也發現衣著這股生命力並聯手合作將它在舞台上喚醒。在兩人2012至2014年的系列演出中,他們超越時尚博物館中衣物生命的詭異色彩,而將衣物予以詩化及活化。兩人對衣物的親密接觸展示出人們對於衣著的「衣」附性、揭露衣服設計過程中「衣」架子上的演變、以及辯證穿衣者對衣著的絕對「衣」戀。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