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窖裡的詭奇身體:梅波索普愉虐攝影中的酷兒陽剛

文/張竣昱

robert-mapplethorpe-1

在台灣,梅波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的名字少有人提,在美國卻是個家喻戶曉又聲名狼藉,令人又愛又恨的人物。直到現在,西方世界對他的印象大多仍停留在既色情又講求美感的照片。以他為關鍵字搜尋圖片,佔最多的是花卉、肖像照與人體題材。

梅波索普拍攝的其他人體,在今天看來雖然也有不少前衛之作,但看起來相對「乾淨」。真正讓他在八〇到九〇年代聲名大噪的,是他在1979年前後拍攝的眾多SM性行為攝影。[1]這批照片呈現了SM社群的服飾、人物、場所,甚至聚焦在性交過程,包括皮繩愉虐、拳交、出血式性愛,以及屎尿性愛(fecosex)。這些被認為是「高風險」的、骯髒的性交描繪,在展覽期間撞上了八〇年代愛滋在美國引起的社會風暴,不僅衝擊大眾觀感,也戳到了部分同志社群的軟肋,批評他敗壞同志形象,對他潑盡髒水。[2]

繼續閱讀

譯者解禁之後:耽美同人文的情色翻譯

文/陳維琪

tumblr_muyecyZL5L1ru1k0po3_1280

翻譯常扮演引進新文類、新知識的工具,唯獨在情色這塊,似乎始終有些尷尬。八〇年代中期,台灣大量譯入激情場景詳盡露骨的羅曼史小說,但由於出版社與譯者干涉,譯本中的情慾描寫往往遭縮減與刪改。遲至九〇年代,金楓出版社嘗試譯介情色文學,出版《世界性文學名著大系》,最終依然遭新聞處查禁。時至今日,出版業逐漸開放,然而情色書寫大多需要「文學」二字加持,否則仍屈居邊陲位置。即使一般大眾小說已較不避諱性愛場面,卻多半只能輕描淡寫帶過,譯者也可能採取較委婉的譯法[1]

只不過,表面上被打壓的,總會在暗地找到出口。既然情慾依然存在,隨著粉絲文化興起,除了透過網路積極向創作者表達意見之外,不少粉絲也主動投入二次創作,產量可觀,形成所謂的「同人文化」。然而同人文化始終被視為只屬於年輕人的「次文化」(subculture),較不為主流媒體或大眾所知。也正因為這種半遮半掩的特性,粉絲能夠盡情揮灑創作能量,毋須顧及世俗眼光,許多探討「不入流」題材的作品皆可在同人圈流通,裏頭當然也包括了大量情色作品[2]。更有趣的是,近年來,許多粉絲會自行從國外網站挑選作品,譯成中文,在中文網路平台發表。本文擬分析情色同人文的翻譯,簡單探討耽美同人圈的翻譯現象。

繼續閱讀

真愛也要做愛:同人創作中的情色書寫

文/廖珮雯

tumblr_nqesbetNO41tqlpbdo3_1280

一直以來,同人文(fanfiction)裡最常被拿出來討論的就是文中大量的情色書寫。因為絕大多數的同人作家和讀者都是女性,同人文也常常被視為「女人的A片」。性愛場景在同人創作中大量頻繁出現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只要打開Archive of Our Own(AO3),隨意搜尋一部作品、某個角色或是配對,就會看到許多被標記為成人內容的同人文。[1]

英文同人中情色書寫的開端,大略可以追回七〇年代後期,耽美同人(slash fiction)漸漸在科幻影視的粉絲社群間發展開來,這和當時受歡迎的《星艦迷航記》(Star Trek)及六〇、七〇年代第二波女性主義運動帶來的改變有很大的關係。詹金斯(Henry Jenkins)認為,耽美同人的部分意義,在於這些同人作家如何解讀並挑戰原作中對陽剛特質和主要男性角色身分定位的描寫。學術界在同人創作的研究上,也時常從情色書寫的角度來解讀同人文,認為同人文可被歸在情色文學之下,而且是「女人寫給女人」的情慾書寫,彷彿可藉由同人文揭開女性情慾的面紗。

繼續閱讀